您的位置:主页 > 钓鱼常识 >自然书写作家的挑战 吴明益:当生命去投入 >

自然书写作家的挑战 吴明益:当生命去投入

作者: 2020-02-22 浏览: 989 次

自然书写作家的挑战  吴明益:当生命去投入

台北国际书展最后一天,自然书写作家吴明益发表最新小说「苦雨之地」,与读者分享现今作家的挑战,应该把写作当生命去投入,而掌握小说感越显重要。

吴明益以「沉默之声:关于自然书写的演化(二)」发表演讲,讨论台湾的自然书写,满场观众让主题广场成为书展驻足的亮点。

「苦雨之地」收录 6 篇短篇小说,以近未来世界的故事,探讨人、动物、自然、土地间关係,追索精神演化轨迹, 6 篇故事的主角都历经人世的伤痛,被他人伤害也伤害自己。

如同吴明益在小说的后记里所提到,「我想藉由小说这种形式,去设想人跟环境关係的异动、人与物种之间的关係,去感受人做为一种生物的精神演化,特别是在我所生长的这个岛国台湾。」

吴明益认为现在自然书写作家最大的挑战,在「湖滨散记」梭罗(Henry Thoreau) 19 世纪的那个时代,爬过落矶山派,但多数人没有去过;如今什幺样的影片没有看过,什幺样的经验不可以花钱买到。

他说,写作面对这样的挑战,应该重回博物学家的行列。

一直以来研究文学理论的吴明益提到,文学很长一段时间为内向时期,文学在写自我的心灵,但将来文学要朝向是未来、外向。当他书写自然的时候,跟人谈论到的台湾要成为什幺样的海洋国家,朝向的是未来,但其实也是他自己心灵的一部分。

他认为,应该把写作当生命去投入,而不是把生命过程拿来写作,像是为了写一篇小说,去学如何爬树,又像日本作家写「众神的山岭」,去爬喜马拉雅山几次;作家会因为写作过程,变得丰富。

再者,他说,作家要继续锻鍊特别的文字,属于这个时代的文字,而不是去模仿古典的文字。

最后,他认为作家要强化与其他艺术的对流,如同以前他的读者,写信告诉他很喜欢他的「複眼人」,想要把它画成漫画,他欣然允诺;之后寄给吴明益看,他认为是超过他文字能力的东西。「唯有把自己作品开放出去,与其他人对流,可能性才会出现。」

他觉得文学理论终究还是过去了,在小说中,虚构是很重要的层面,但很多真实的东西,写到小说里也很有文学张力,电影、戏剧连电玩都可以说故事,所以「说故事」不再是特质,反而是「小说感」越显重要。

吴明益解释,小说感可能是故事、人物、语言、事件、想像、母题,可能是具有小说感的自我要求。他的读者越来越多不是文学的读者,会挑战他书中的内容。

为对照现实中与小说中的互相验证,吴明益在这本小说完成初稿时,特地请不同领域的人协助提供初稿意见,包括文学相关的译者与编辑,不同领域专家对小说内容的协助审查。

吴明益说,透过这些事实的修正,让他作品变得不一样。

他举例,像是他其中一篇提到台湾的蚯蚓,写到蚯蚓在「交尾」,被专家纠正应该是「交配」;在另一篇写到主角要学云豹的思考,在北大武山猎杀野兔,也被指正如今的北大武山没有野兔,他最后拿掉这个段落。

吴明益强调,写小说这件事让他成长,要分享的是,如何在自然写作里,做自我诘问。感谢自然界,如果不是自然界,他的小说不是如今这个样子。